池早早【艾灸学堂】历代医家关于隔物灸的经验之谈,满满的艾灸知识点!-艾大家

池早早【艾灸学堂】历代医家关于隔物灸的经验之谈,满满的艾灸知识点!-艾大家

池早早


隔物灸
导读:
隔物灸法源远流长。隔物灸所采取的隔衬物品种,从简单到复杂,从单一药物到复合药物,隔物灸的具体操作逐渐多样化、详尽化,隔物灸的治疗病症从少量到多类,总体上隔物灸最多见于外科病症的治疗。隔物灸具有集所隔衬物、艾灸、穴位三重刺激的功效,有其独特的优势。随着社会进步和对自然疗法的推崇,隔物灸不仅用于医疗,还被推广至养生保健。今后应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新,对隔物灸疗法制定统一的规范标准,使此疗法更加规范化和科学化,更好地造福人类。
本文是对中国隔物灸发展的一次全面梳理,各朝各代医家对隔物灸的经验之谈,满满的艾灸知识点,值得收藏学习。
灸法源远流长,是中医学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。古代灸法始于直接灸,后发展到间接灸,间接灸又称隔物灸,其产生虽晚于直接灸,但其运用已有数千年的历史。隔物灸是在艾炷与皮肤之间衬垫某些药物而施灸的一种方法。纵观隔物灸的发展,从先秦至近现代,隔物灸从无到有,从简到繁,不断丰富、扩展,并得到推广。
先秦各国分裂,经济初起,中医学发展处于初步阶段,对于灸法的认识尚不充分,并无隔物灸的记载。《黄帝内经》中有36篇均涉及灸法的论述,如《灵枢·痈疽》中有载:“发于肩及腮,名曰疵痈,其状赤黑, 急治之, 此令人汗出至足, 不害五脏, 痈发……灸之,其病大痈脓,治之,其中乃有生肉。”这是当时用灸法治痈疽的记载。另有“针所不为,灸之所宜”的记载,奠定了灸法的理论基础,为后世灸法的发展做了铺垫,也为隔物灸的出现创造了前提。
魏晋时期社会进一步发展,中医学发展逐步细化,开始有针灸方面的专科论述,灸法备受重视,有“夫针术须师乃行,其灸则凡人便施”之说,加之灸法安全性强,操作简便,易于普及,这为隔物灸的出现和发展创造了条件。
东晋葛洪所著《肘后备急方》首次记载了隔物灸,详细描述了隔蒜灸、隔盐灸、隔椒灸、隔雄黄灸、隔瓦甑灸等多种灸法的治疗和对应疾病,对后世隔物灸的运用产生了深远影响。如《肘后备急方·卷二》记载:“治霍乱烦闷凑满,又方,以盐纳脐中上,灸二七壮。”卷五有描述治疗一切毒肿“取独颗蒜横截厚一分,安肿头上,炷如梧桐子大,灸蒜上百壮,不觉消,数数灸。”此外,还有隔蒜灸治沙虱、隔盐灸治毒蛇咬伤、隔瓦甑灸治卒中风、隔雄黄灸治下痢等。
到唐代,经济繁荣,统治者对灸的提倡,受“重灸轻针”思想的影响,隔物灸开始迅速发展,无论是隔物种类还是疗法的用途均得到推广,大量书籍均有对隔物灸的记载,《骨蒸病灸方》是目前发现最早的灸法专著。孙思邈对于隔物灸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,首次提出隔物灸治疗“瘴疡瘟疟毒气”传染病的观点,《备急千金要方》卷二十二至二十四详细记载了隔豆豉、薤、黄土、面饼、附子、蒜、商陆、葶苈饼灸等8种隔物灸法。如《备急千金要方·卷二十二》中载:“治发背,小觉背上痒痛有异,即火急取净土水和为泥,捻作饼子,厚二分,阔一寸半,以粗艾大作炷,灸泥饼子贴著疮上灸之,一炷一易饼子。”《备急千金要方·卷二十三》中记载:“一切瘰疬在项上,及触处但有肉结,凝似作瘘及痈疖者,以独头蒜截两头留心,大作艾炷,称蒜大小,贴疬子上灸之。”

独头蒜
唐代王焘认为灸法安全、效验、易于掌握而极力推崇,在《外台秘要》中载“治毒箭方:以盐满疮中,灸盐上三十壮”,还首次记述隔物灸治疗狂犬病。
宋金时期,由于针法的日益推广和应用,隔物灸的发展稍受影响,但仍有所发展,开创了不少新型隔物灸法,如隔葱灸、隔莨菪根灸、隔柏皮灸等在《太平圣惠方》中均有记载。在治疗病症上也开始向内科、儿科多方向发展。
南宋闻人耆年提出“将大蒜切片如钱厚,如无蒜,用净水和泥捻如钱亦可,贴在疮头上,以绿豆大艾柱灸可治疗疮毒”。宋代王执中开始涉及隔物灸治疗内科疾病和急救的应用,如《针灸资生经·第三》:“腹中有积,大便秘,巴豆肉为饼,置脐中,灸三壮,即通,神效。”又在《针灸资生经·第三》中记载隔盐灸急救:“起死人,又盐纳脐中,灸二七壮。”
另外,孙炬卿、曾世荣等医家均在其医著中记载了不同隔物灸治疗疾病的方法。金元四大家刘完素和朱丹溪对灸法的运用提出了不同的见解。刘完素认为“热证亦可灸”,这与张仲景的“阴症用灸”截然相反。朱丹溪认为灸法不单纯是补火,其亦有泻火的功用,在《丹溪心法·拾遗杂论》中指出:“灸火有补火泻火。若补火,艾火黄至肉;若泻火,不要至肉,便扫除之。”
明清时期,隔物灸法的发展从繁盛到总结阶段,但许多古籍仍有对隔物灸的记载,亦有所发展和创新,出现一些特殊灸法,如黄腊灸、豆豉灸等。明代医家张景岳在其所著的《类经图翼》中专门收录了上百种灸疗验方,并详细论述了不同隔物灸的作用,如附子饼灸可治疗腹痛极危者。
杨继洲在前人的基础上扩展了隔物灸所用隔垫物的种类,包括隔盐灸、隔药灸、隔姜灸、隔硫磺蒜饼灸、隔槐皮灸等。如《针灸大成·卷九》描述隔硫磺蒜饼灸治疗疮久成漏,“用白面、硫黄、大蒜三物一处捣烂,看疮大小,捻作饼子,浓约三分, 于疮上用艾灸二十一壮, 一灸一易饼子”。

始于明代的隔姜灸
朱棣在《普济方》中对于隔物灸的描述多为总结性的,如隔黄连巴豆灸结胸伤寒法、隔大蒜灸背疽、治瘰疬灸葶苈饼子法、隔葱饼治疗便秘等,该书记载比较完好,为后世隔物灸的运用提供了参考。李梴认为隔物灸治疗外科疮疡初期未破溃者,若有溃烂则不宜用,如“外治初起灸最妙……古法,隔蒜灸、豆豉饼,惟外伤成疮者不宜。”
到清代中后期,由于统治阶级的偏见,隔物灸的发展受到了严重限制。尽管如此,由于隔物灸治病已深入人心,故在民间隔物灸仍广为流传,并还得到了一定的发展。李学川开创了隔阳燧锭灸,在《针灸逢源》记载和总结了大量隔物灸疗法。吴亦鼎在总结前人理论的基础上,结合自身的临床经验,所著《神灸经纶》创造出了太乙神灸、雷火针灸等。清代顾世澄在《疡医大全》论述核桃壳灸法,用“大核桃劈开去肉,壳背钻一孔,内填溏鸡屎令满,将有屎一面合毒顶上,孔外以艾灸之”,经改良后成为核桃皮灸,用于治疗眼部疾病,运用十分便捷、安全。

随着新中国的成立和经济的发展,人民对健康的需求水平越来越高,隔物灸作为操作相对简便、安全,疗效确切的绿色疗法,在医疗和日常生活被积极推广,隔药灸的形式和种类日益丰富,如发展出许多简便的隔物灸贴,在处方组成上有单味中药,也有复合处方,且广泛用于内外妇儿等各科临床疾病的治疗和保健。近年来,有关隔物灸临床治疗的报道急剧增加,隔物灸的治疗病种也迅速增加,许多隔物灸的研究课题被列入国家科研项目,对于隔物灸机理的研究也越来越多,这为隔物灸的推广运用提供了更好的理论依据和事实证据,促使隔物灸发展越来越红火。
综上所述,隔物灸所采取的隔衬物品种,从简单到复杂,从单一药物到复合药物;隔物灸的具体操作逐渐多样化、详尽化,如从简单的纳脐中到做成饼状、钱状,对隔衬物的厚度逐渐有了要求;对于隔物灸的治疗病症也从少量到多类,但总体上古代隔物灸最多见于外科病症的治疗,如发背、痈疽等,在这一点上古代诸多医家达成共识,并多有记载,且经古代临床运用证明效佳,当然,也有对于内科、儿科及急症等的运用描述。总之,古代名医多根据患者病情、体质及所灸部位等进行隔物灸材料及灸法进行选择。隔物灸具有集所隔衬物、艾灸、穴位三重刺激的功效,有其独特的优势。随着社会进步和对自然疗法的推崇,隔物灸不仅用于医疗治病,还被推广于养生保健,广为大众接受。
说明:为了减少篇幅,本文有删减。
原载:《江苏中医药》2017年第一期
作者:陈丹俞竹青钱玲琳詹倩章淑萍

觉得不错,请点赞↓↓↓

Tags: